索力公司的CFO电话则一直未能接通,8家企业预计前三季度出现亏损

作者:服装鞋帽    发布时间:2020-05-08 04:26    浏览:

[返回]

数据显示,截至10月16日,有50家纺织服装类上市公司公布了三季度业绩预告。其中,27家业绩预喜(包含续盈企业)。由于需求低迷及成本高企的局面未有改善,行业增长仍显乏力。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以来纺织服装一直是并购重组的热点板块,这促使不少公司业绩出现增长。终端需求尚未恢复数据显示,在50家公布三季度业绩预告的企业中,预增3家,扭亏2家,略增和续盈企业分别为16家和6家,业绩预喜企业共计27家,占比达到54%。业绩下滑的企业中,8家企业预计前三季度出现亏损,7家企业预减。主业增长和并购重组是部分公司业绩增长的主要驱动力。山东如意(行情,问诊)预计,前三季度实现净利润为1326万元至1350万元,净利润同比增幅为450.57%至460.54%。山东如意表示,公司调整和优化产品结构,加大高端市场和品牌客户开拓力度,提高了毛利率。探路者(行情,问诊)前三季度预计实现净利润17840万元,增长约26%。公司表示,通过启动“商品+服务”互联网转型战略,推动O2O线上线下资源整合,公司营业收入继续保持20%以上的稳定增长态势,同时严格加强各类支出的预算管控。更多企业的业绩增长来自于并购重组。净利润同比增速最大的是重组后已变更主业的新洋丰(行情,问诊)。公司主业已变更为磷复肥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业务,预计实现净利40500万元-43500万元,净利润同比增长1177.92%-1257.77%。公司表示,资产重组实施完毕后,主营业务由原纺织印染和纺织品贸易业务变更为磷复肥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业务。开开实业(行情,问诊)预计,前三季度净利同比增长215%,报告期内公司转让参股公司上海华拓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3.95%股权,致使净利润大幅上升。还有部分企业利润增长来自于出售金融资产和政府补贴。宏达高科(行情,问诊)预计,净利润在8536万元至10505.9万元,变动幅度为30%至60%。公司处置了部分持有的海宁中国皮革城股份有限公司股票,投资收益增加。券商分析师表示,整体而言,终端需求仍未完全恢复,行业仍处在去库存周期。数据显示,受需求持续低迷影响,1-8月限额以上批零服装鞋帽针纺织品和服装零售额同比均增长10.4%,增速分别较去年同期下滑1.7和1.6个百分点。不过,部分子行业表现出较高增速。森马股份预计,前三季度净利润同比增幅在0%-30%。公司表示,休闲装业务的改善及儿童业务的快速发展促进了公司销售收入增长。棉价利好短期难兑现棉纺行业是业绩下滑的“重灾区”。近年来,由于内外棉价差巨大,国内棉纺企业普遍面临原材料成本高企,国际竞争力明显下滑,部分企业出现连续亏损。随着棉花目标价格补贴制度的推进,棉纺企业用棉成本将降低,但产品价格可能随之下滑,企业业绩仍将承压。新野纺织(行情,问诊)预计,前三季度净利润为5070至6330万元。公司表示,由于纺织品市场需求低迷,内需增长缓慢,生产要素成本上升,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下降0%-20%。与此情形类似的还有常山股份(行情,问诊)和华茂股份(行情,问诊)。而业绩连续亏损的德棉股份(行情,问诊),谋划多年的转型迈出重要一步。由于纺织业务受国内外市场持续低迷的影响,产品订单、销售价格、毛利率、经营业绩等均低于预期,德棉股份预测三季度续亏,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500万元至-3000万元。由于德棉股份2013年业绩已经出现亏损,扭转亏损成为重中之重。8月26日,在定增获得监管机构通过后,德棉股份决定修改公司名称并增加新能源产业以及互联网信息产业投资等,并拟出售资产及出租纺织设备等,以求扭转亏损,避免退市。同时,公司以自有资金2700万元,收购互联网彩票公司北京和合永兴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

在德国上市的福建索力鞋业(Ultrasonic)上演了一场老板跑路的“罗生门”:先是公司称CEO及COO“父子档”携款跑路,而后跑路主角现身称消息子虚乌有——双方各执一词,但表述又各有漏洞。据悉,相关部门已介入调查,不久后将会有公开的情况说明会召开。  尽管谁是谁非尚难论定,但索力鞋业目前遭遇资金问题却是不争的事实,而这也是福建晋江千万家服装上游企业所面临的集体困境。  CEO被CFO开除?  9月16日,福建索力鞋业在公司国际官网上向外界宣布,自上个周末开始就一直无法联系到公司首席执行官(CEO)吴清勇和首席运营官(COO)吴明鸿这两位高管。  声明称,首席财务官(CFO)Chi Kwong Clifford Chan告知公司监事会,失联的两人均离开住所,下落不明。而会计部门发现,公司在中国大陆和香港的大部分现金已被转移到公司影响范围之外的地方。  而就在上个月,福建诺奇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丁辉欠债20亿元后跑路,在闽商中造成了极为恶劣的影响;如今索力鞋业CEO及COO的失联,很快被外界看做是实体经济又一个被挤垮的案例。  根据索力公司的公告,公司只剩下6位数的现金,CFO正与董事会、当地政府和业务合作伙伴协商,尝试找到解决办法。受此消息影响,索力鞋业法兰克福上市股票9月16日暴跌75%。消息很快传导至国内,一波波的债主上门讨要欠债,而索力公司的员工甚至开始搬走公司物品。  9月18日,索力德国官网宣布,免除CEO吴清勇、COO吴明鸿,本计划离职的CFO继续留任,“以支持公司厘清现状”。  然而仅仅4天之后,事情发生了戏剧性的转折。吴清勇现身厦门,向泉商好友说明情况,称自己并没有卷款跑路,更声称遭遇专业黑手阴谋。随后,一段吴清勇在晋江露面的视频被悄然放到网上,其携二儿子吴明俊(公司副总经理)出镜“自证清白”。  据了解,事发后吴清勇已授权委托厦门市泉州商会常务副秘书长卢义达来代表其进行回应。后者表示,此事源于公司高管之间的内斗,而CFO将CEO和COO同时开除的案例,“恐怕古今中外很难再找出第二例了。”  各有漏洞  按照吴清勇的说法,由于最近公司的资金链出了问题,给他造成了很大压力,所以其休假到菲律宾看病,也顺便拜访商业上的老朋友,寻找对策。但在出国的过程中,“自己当时也不知道是手机丢了”,让合作伙伴和公司高管联系不上,造成了失联的假象。  同时,索力9月22日的声明指出,周末已经失联的前CEO通过电话联系了公司CFO以及德国的中间人,声称他将返回公司,并“归还资金”。  若无转移资产,何来“归还资金”?吴清勇的自我辩白本身似乎另有疑点。卢义达则回应称,索力公司的管理水平低下,在对外发言上不注重措辞,给外界造成了疑惑。事实上,目前晋江的公安部门已经介入调查,很快就能给公众一个官方的结果。  而此事件中的另一个主角,索力公司的CFO电话则一直未能接通。  目前,“跑路”之事尚有待查证,而此事之所以未经确实就引发轩然大波,与近来此起彼伏的同类事件不无关联。8月5日,有媒体报道称,泉州男装品牌霍普莱斯老板被曝失联,而新加坡上市企业、当地服装巨头鳄莱特也因欠薪遭员工围堵交涉。  最受外界关注的案例发生在7月末,上市才半年的诺奇股份被曝老板失联,公司已在7月23日向香港特别行政区警务处报案。老板出走原因则被疑与上市前动用巨额资金粉饰业绩有关,资金链濒临断裂。诺奇方面的公告称,董事会已采取措施罢免丁辉在诺奇公司的所有职务。  “无论公司遇到了怎样的情况,老板跑路都是下下策。”卢义达指出。  集体困境  9月24日,卢义达及厦门泉州商会其他成员在晋江与政府的有关部门协调处理此事。他表示,从最近这两天的调研结果来看,索力在资金链上确实出现了问题。商会与政府取得的共识是“这样的问题(企业破产或老板跑路)即使今天不出,明天或后天也一定会出”。  福建晋江早已成为国内服装鞋帽行业的大本营,安踏、特步、七匹狼、柒牌、劲霸、利郎、德尔惠等耳熟能详的品牌都是出自这里。经过30多年的发展,晋江在服装的上下游配套上也渐趋成熟,更多面料厂、OEM工厂在这里发展壮大。此次事件的主角索力,就曾是安踏和特步的OEM厂商。  索力老板吴清勇“跑路”的消息传出后,安踏、特步很快发声明与其撇清关系。特力表示与索力无合作关系,而安踏则表示5年前就已结束合作。  “与安踏、特步等面临的市场困境不同,OEM厂商更多的时候是靠天吃饭。”服装行业观察人士马岗表示,市场的景气程度、下游品牌商的意愿、面料及用工成本的波动等,都可能决定一家OEM厂商的生存。  2010年以来,国内的运动品牌和男装先后陷入市场需求下滑及高库存的困境,各家品牌都在收缩战线以寻求利润空间。直到2014年上半年,运动品牌才稍显复苏迹象,但整个“晋江系”服装行业的销售,与行业最高峰时相比已不可同日而语。  “僧多粥少的状况下,一批竞争力不足的企业遭遇淘汰已是必然。”晋江服装行业人士表示,下游需求的萎缩所带来的影响,早已传递到服装代工行业。索力的另一项鞋材出口业务,自2008年以来一直处于不景气的状态。  另一个转变来自安踏、特步等品牌商的生产策略调整。马岗表示,翻看各家上市公司的公告即可发现,这些品牌商近两年来一直在增加自营工厂订单的比重,通过自有产能来调整生产节奏,以避免高库存的发生。这对传统的OEM厂商而言,是另一重大打击。  卢义达指出,索力的真正考验还不是短期的财务问题,而是涉及公司产业升级的长期问题。据悉,2008年前后,索力鞋业启动品牌策略,希望打造一个户外休闲鞋的品牌,并启动了相应的开店计划。  但是这样的转型探索却未能凑效。“索力在户外鞋的品牌探索上,犯了和多数中国服装企业一样的错误,即认为品牌=高价。”马岗表示,据其了解,索力户外鞋的市场价格在千元左右,与一些户外知名品牌相比毫不逊色。挂出1000元的价格,可能实际销售时以3折出手——这一套晋江品牌沿用了20多年的价格策略,如今早已与市场格格不入。  卢义达亦表示,政府和商会已发现索力遭遇的困境不是一两家企业的个案,可能是20家、30家企业面临的共同问题。“受限于公司管理以及专业人才的瓶颈,索力等企业的转型所面临的困难比想象中要大得多。”

这里世界服装鞋帽网的小编给大家介绍的是新疆棉市利空浓郁,续跌可能性较大.  近日,新疆棉市延续前期下跌行情,尤其是机采棉大量上市之后,加之下游需求疲弱,各方看跌声音较强。笔者通过对棉农、棉企以及部分纺企的了解,感觉大家对后市整体悲观。近日落幕的第116届广交会上,国内很多纺企“成绩”不理想,又给棉纱行情蒙上了一层阴影,棉市将迎年度“冰点”时刻。笔者分析:  第一,棉花集中上市,供应量大幅增加。今年新疆棉上市较往年推迟30天左右,但是自从进入11月份,机采棉开始大量上市,棉花供应量增加。一位在阿克苏做棉花生意的内地棉商说,近期感觉到处都是棉花,轧花厂也不惜低价销售。只要现款提货,很多企业表示价格可议空间大。根据市场预测,今年新疆棉产量在400-420万吨之间,较前期的450万吨降30-50万吨,但仍占全国总产量的60%以上。  第二,棉花外运压力增加。新疆棉外运向来是“老大难”的问题,首先,火车运输上,因为新疆瓜果急需在这个时间段外运,因此很难调节车皮外运棉花;其次,汽运也因为许多内地司机因为道路不熟,而不愿远赴新疆运棉。而最关键的是,新疆棉的统一入库、公检、出库政策,截至10日,新疆地区皮棉公检完成1095321吨,而等待入库、公检的企业更是排起了“长龙”,给棉花销售带来压力。一些合同不能按期履行,逼迫部分内地棉商、纺企不得不另行采购内地棉以维持生产。  第三,与外棉的价差拉大。截至11日,青岛港澳棉sm 1-5/32人民币主流报价17300-17400元/吨,m 1-5/32价格17000元/吨;印度棉s-6 1-5/32人民币价格14400-15000元/吨;巴西棉sm1-1/8人民币价格16500元/吨。相比新疆棉3128级来说,澳棉在质量上要占优势,而巴西棉、印度棉与新疆棉质量上基本持平。但是,目前阿克苏3128级皮棉运至内地成本在15600-16000元/吨,相对外棉来说,性价比优势不再。如果按照1%关税价格,目前美棉、澳棉价格在11500-12000元/吨,两者价差在4000元/吨以上。  第四,纺企棉纱存在继续降价风险。近日,外纱价格稳中续降,其中普梳印巴21支报价19500-19600元/吨,与国产同等支数纱线价差700-800元/吨,而32支、40支的价差达到1000-1200元/吨,因此国产纱销售仍然疲软。第116届广交会落下帷幕,国内纺企再次铩羽而归,国产纱降价压力再次提上日程。一些纱厂表示,近期国产纱必须再降300-400元/吨,否则仍无法与进口纱竞争。因此,纺企对棉花价格继续压制,新疆棉首当其冲。  综上,笔者认为,目前国内棉市步履维艰,降价压力不小,市场正处在一个十字路口,相信11月下旬市场就将给出一个清晰的答案。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