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大促进了永清服装产业的快速发展,商务部重点监测企业网络零售同比增速较上年同期加快6个百分点

作者:服装鞋帽    发布时间:2020-01-18 18:25    浏览:

[返回]

宏观消费环境缓中有升,服装类别增长差强人意  12月17日,商务部在京召开新闻发布会,商务部发言人介绍了11月份我国商务运行情况。商务部表示,预计全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将增长10.7%左右。照此数据,今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低于去年增速,2014年全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实际增长速度为10.9%。在2015年的前11个月,零售增幅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10.6%,11月的零售销量则录得11.2%的增长,创10个月新高。  服装类别增长差强人意。按类别划分,11月份限上单位服装鞋帽、针纺织品类别销售增长9.9%至1382亿元,而1-11月份份限上单位服装鞋帽、针纺织品类别销售增长10.1%至11953亿元。整体来看,服装类别今年增幅呈放缓趋势,增速低于社零销售总额增幅,曾一度创下9.1%的年内新低增幅。  事实上,11月份诸多宏观数据增长指标强劲,有评价称11月份的数据好到“让人大跌眼镜”。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11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实际增长6.2%,比10月份加快0.6个百分点,亦超过彭博调查中分析师预期的5.7%;1-11月,城镇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10.2%;以及上述提到的,11月零售总额同比大增11.2%。  至于增长原因,统计局相关人士表示,受车购税优惠政策、商品房销售好转、双11等因素提振,11月份消费品市场继续稳步回升,特别是网上零售占比较大的商品零售额增速明显加快。商务部在17日发布的数据也支持了这一点,商务部表示,新兴业态在高速发展。据国家统计局数据,1-11月份全国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33%,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比重为10.6%,较上月扩大0.6个百分点。11月份,商务部重点监测企业网络零售同比增速较上年同期加快6个百分点,购物中心销售额增速比超市、百货店和专业店分别高出2.9、7.0和9.7个百分点。  而在这些新型业态的高速发展态势中,服装类别又“拖了后腿”。据媒体报道,另有数据显示,今年1-11月份,在线销售的“穿”类别增幅为23.5%,低于在线销售整体增幅,更低于食品类别的41.7%增幅和用品类别的36.9%增幅。  宏观到微观:服装企业今年“行情”不是太好  从宏观到微观,来观察服装企业的运行状况。仍然拿最新的数据说事。波司登11月30日晚间发布2015财年中期业绩显示,截止9月30日上半财年该公司净利润暴跌48.3%,从上年同期的2.527亿元跌至1.307亿元,每股收益录得48.7%的跌幅至1.63分,上年同期为3.18分。收入下跌10.0%,从上年同期的28.495亿元跌至25.637亿元。截止2015年9月30日,波司登集团羽绒服业务零售网点总数同比净减少548家至6051家,其中自营网点净减少123家至2404家,第三方经销商零售网点净减少425间至3647间。波司登在业绩报告中表示,受到国内宏观经济环境影响,加上集团于期内继续清理库存及实施更严格的生产规划,导致业绩下滑。  而据央视财经报道,12月12日,2015中国品牌价值评价信息发布活动在北京举行。国家质检总局委托中国品牌建设促进会开展本次品牌价值评价,纺织服装行业有34家企业上榜,其中波司登和雅戈尔分列前两位。可以说,作为服装行业内品牌价值较大的企业,波司登的状况是服装业发展的一个缩影,或多或少反映出行业目前的发展状况。  另一家行业地位相类似的服饰企业的现状也反映出相同的特点。百丽国际12月10日发布2015-16财年度三季度国内零售营运数据显示,鞋类业务同店销售下降10.4%,运动、服饰业务同店销售增长6.0%,二季度,这两项数据分别为下降7.7%、增长6.5%。鞋类销售进一步下滑,而运动、服饰增幅亦在放缓。作为中国最大的鞋类公司,百丽的日子并不好过。百丽国际在半年业绩报告中表示,宏观层面的经济增速下滑、渠道层面的客户分流转移、消费者层面的行为模式变化,对于时尚鞋服品牌商和零售商普遍形成巨大压力。  行业“知名”企业尚且如此,那服装产业链上更多数量的纺织服装企业呢?今年以来,“倒闭潮”这个词和服装行业总是如影随形,而且有文章专门列出了一串纺服企业倒闭的事例:9月6日,拥有6家分公司的温州市庄吉集团正式宣告破产;8月22日,曾经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总资产超20亿的浙江红剑集团有限公司正式停产;8月19日,拥有400名员工的广东省惠州市的福绩(惠州)纺织综合厂老板跑路;7月31日,华东纺织大厂宝利嘉老板跑路;5月底,亚洲最大的牛仔布工厂,鼎盛时期员工高达10000人的山东兰雁集团因负债25亿元破产;5月22日,曝出曾获联想注资、范冰冰代言的维斯凯服装倒闭,老板卷款跑路,5000名员工失业……  除去这些倒闭事件,也有诸多服装品牌在收缩战线,波司登、七匹狼、九牧王、美邦服饰、达芙妮等品牌年内关店都在百家以上。有观点称,服装行业已经进入了关店“新常态”。看来,无论从宏观消费数据还是微观企业状况观察,服装行业面临的“行情”都不太好。  华尚观察:“坏行情”背后的挑战与动力  面对不好的“行情”,服装企业在忙什么?又该如何面对挑战?  首先要认清一个事实,不单单服装行业有倒闭潮,今年各行各业或多或少都有“倒闭潮”的影子,钢铁、电子、陶瓷、纸媒甚至新兴行业P2P、O2O都有不少企业倒闭或关门。倒闭原因不一而足,一般来说,传统企业倒闭是因为旧的发展模式跟不上时代的步伐,来不及转身,而新兴行业市场格局不稳定,不少企业烧不起钱,成为行业发展必经阶段的“炮灰”和稍纵即逝的“泡沫”。  “一将功成万骨枯”,行业格局走向明朗的过程中,行业寡头的崛起的背后,有着无数倒下的企业,这是一个优胜劣汰的过程,非常正常。而现阶段宏观经济的放缓以及国家经济转型的要求,进一步加速和放大了这个过程。可以预计,至少未来几年,包括服装行业在内的传统行业仍有不少企业会倒下,而且越靠近制造端、体量小的企业风险系数越高,倒闭的可能性越大。  另外,观察上市服装企业目前的业绩表现,差者有之,而业绩复苏或者持续增长亦不在少数。而像休闲、运动服饰这些前几年陷入高库存陷阱、大批关店的行业,已经有企业开始复苏增长,而体育、童装、内衣等细分行业的火热投资表明,服装行业仍是一个充满动能的行业。倒闭和淘汰的另一面,是行业发展结构调整和行业空间不断拓展,这个过程和宏观消费市场的变迁和国家经济转型升级的步伐是一致的,亦是行业不断整合和企业两极分化的过程。  看看行业今年此起彼伏的兼并合作事件以及范围愈加广泛的多元化动作便可窥见一斑。最近的事件是,雅戈尔开始进军新能源,朗姿股份又投了化妆品,海宁皮城进入康复领域……这或可称之为“多元化潮”?引用一句俗套的话说,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好的时代,服装行业的发展,永远不会只是单面。

北京北展地区建设指挥部、北京大红门疏解办分别与河北省永清县人民政府18日就承接北京非首都功能产业转移合作签订框架协议。同日,永清国际商贸中心在河北省永清县举行奠基仪式。  “河北永清依托京台、廊沧高速、新机场南高速、京霸城际铁路和首都新机场建设,历经多年打造,已经具备承接首都产业转移和功能疏解的基础条件,而且基础设施正在不断完善之中,是未来理想发展之地。”北京市西城区商务委副主任、北展地区建设指挥部市场疏解组组长李云伟代表西城区签署协议后表示,京津冀发展是国家大势,将全力支持北京非首都核心功能产业转移,促进京冀两地发展。  “永清国际商贸中心是廊坊市政府与北京市西城区政府合作建设的永清国际服装城的重要组成部分和首开项目,它的建设,将有效带动北京商贸流通产业向永清的转移和集聚,促进商贸流通产业的转型升级。”中共永清县委书记李玉宝介绍,依托京台、廊沧高速、新机场南高速、京霸城际铁路和首都新机场建设,永清已经具备了承接首都产业转移和功能疏解的基础条件。  当日,北京大红门疏解办、北展地区建设指挥部分别与永清县人民政府签订了合作发展框架协议和战略合作意向书,将进一步加快疏解北京非首都核心功能,加快西城区“动批”商圈产业、大红门地区服装鞋帽产业与永清县商贸产业对接协作,加快永清县服装产业及配套项目建设,积极推进永清现代化物流建设,推动双方优势互补、协同发展。  2009年,北京启动《城南行动计划》,南城几千家浙商服装加工企业面临搬迁。作为北京非首都功能产业转移的重要区域,永清浙商服装新城于2011年破土动工,目前北京大红门670多家服装生产企业已经签约落户永清,3家建成投产。2014年5月,北京大红门八家主力市场签约落户永清国际服装城,大大促进了永清服装产业的快速发展。

河北省永清县政府日前分别与北京市西城区和丰台区签订框架协议,明确北京动物园批发市场和大红门批发市场外迁的日程表,标志着北京服装产业转移正进一步提速。目前,北京非首都核心功能产业疏解已经进入落地执行阶段。此次相关协议的签订,将加快北京西城区“动批”商圈产业、丰台区大红门服装鞋帽产业与永清县商贸产业对接协作。作为北京非首都功能产业转移的重要区域,永清县依托京台高速、廊沧高速、新机场南高速、京霸城际铁路和首都新机场建设,历经多年打造,已经具备承接首都产业转移和功能疏解的基础条件,将成为京津超大型商贸卫星城。2009年,北京启动《城南行动计划》,南城几千家浙商服装加工企业确定将搬迁出京。2010年,由在京浙商投资300亿元打造的“浙商新城”在永清县破土动工。“浙商新城”现已易名为“永清国际服装城”,由永清国际商贸中心、永清国际金融城等多个板块组成,总占地面积近7万亩,建成后将是全国最大的服装城。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