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比名义增长11.2%(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11.0%,让服装生意好了不少

作者:服装鞋帽    发布时间:2020-03-12 04:51    浏览:

[返回]

宏观消费环境缓中有升,服装类别增长差强人意  12月17日,商务部在京召开新闻发布会,商务部发言人介绍了11月份我国商务运行情况。商务部表示,预计全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将增长10.7%左右。照此数据,今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低于去年增速,2014年全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实际增长速度为10.9%。在2015年的前11个月,零售增幅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10.6%,11月的零售销量则录得11.2%的增长,创10个月新高。  服装类别增长差强人意。按类别划分,11月份限上单位服装鞋帽、针纺织品类别销售增长9.9%至1382亿元,而1-11月份份限上单位服装鞋帽、针纺织品类别销售增长10.1%至11953亿元。整体来看,服装类别今年增幅呈放缓趋势,增速低于社零销售总额增幅,曾一度创下9.1%的年内新低增幅。  事实上,11月份诸多宏观数据增长指标强劲,有评价称11月份的数据好到“让人大跌眼镜”。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11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实际增长6.2%,比10月份加快0.6个百分点,亦超过彭博调查中分析师预期的5.7%;1-11月,城镇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10.2%;以及上述提到的,11月零售总额同比大增11.2%。  至于增长原因,统计局相关人士表示,受车购税优惠政策、商品房销售好转、双11等因素提振,11月份消费品市场继续稳步回升,特别是网上零售占比较大的商品零售额增速明显加快。商务部在17日发布的数据也支持了这一点,商务部表示,新兴业态在高速发展。据国家统计局数据,1-11月份全国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33%,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比重为10.6%,较上月扩大0.6个百分点。11月份,商务部重点监测企业网络零售同比增速较上年同期加快6个百分点,购物中心销售额增速比超市、百货店和专业店分别高出2.9、7.0和9.7个百分点。  而在这些新型业态的高速发展态势中,服装类别又“拖了后腿”。据媒体报道,另有数据显示,今年1-11月份,在线销售的“穿”类别增幅为23.5%,低于在线销售整体增幅,更低于食品类别的41.7%增幅和用品类别的36.9%增幅。  宏观到微观:服装企业今年“行情”不是太好  从宏观到微观,来观察服装企业的运行状况。仍然拿最新的数据说事。波司登11月30日晚间发布2015财年中期业绩显示,截止9月30日上半财年该公司净利润暴跌48.3%,从上年同期的2.527亿元跌至1.307亿元,每股收益录得48.7%的跌幅至1.63分,上年同期为3.18分。收入下跌10.0%,从上年同期的28.495亿元跌至25.637亿元。截止2015年9月30日,波司登集团羽绒服业务零售网点总数同比净减少548家至6051家,其中自营网点净减少123家至2404家,第三方经销商零售网点净减少425间至3647间。波司登在业绩报告中表示,受到国内宏观经济环境影响,加上集团于期内继续清理库存及实施更严格的生产规划,导致业绩下滑。  而据央视财经报道,12月12日,2015中国品牌价值评价信息发布活动在北京举行。国家质检总局委托中国品牌建设促进会开展本次品牌价值评价,纺织服装行业有34家企业上榜,其中波司登和雅戈尔分列前两位。可以说,作为服装行业内品牌价值较大的企业,波司登的状况是服装业发展的一个缩影,或多或少反映出行业目前的发展状况。  另一家行业地位相类似的服饰企业的现状也反映出相同的特点。百丽国际12月10日发布2015-16财年度三季度国内零售营运数据显示,鞋类业务同店销售下降10.4%,运动、服饰业务同店销售增长6.0%,二季度,这两项数据分别为下降7.7%、增长6.5%。鞋类销售进一步下滑,而运动、服饰增幅亦在放缓。作为中国最大的鞋类公司,百丽的日子并不好过。百丽国际在半年业绩报告中表示,宏观层面的经济增速下滑、渠道层面的客户分流转移、消费者层面的行为模式变化,对于时尚鞋服品牌商和零售商普遍形成巨大压力。  行业“知名”企业尚且如此,那服装产业链上更多数量的纺织服装企业呢?今年以来,“倒闭潮”这个词和服装行业总是如影随形,而且有文章专门列出了一串纺服企业倒闭的事例:9月6日,拥有6家分公司的温州市庄吉集团正式宣告破产;8月22日,曾经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总资产超20亿的浙江红剑集团有限公司正式停产;8月19日,拥有400名员工的广东省惠州市的福绩(惠州)纺织综合厂老板跑路;7月31日,华东纺织大厂宝利嘉老板跑路;5月底,亚洲最大的牛仔布工厂,鼎盛时期员工高达10000人的山东兰雁集团因负债25亿元破产;5月22日,曝出曾获联想注资、范冰冰代言的维斯凯服装倒闭,老板卷款跑路,5000名员工失业……  除去这些倒闭事件,也有诸多服装品牌在收缩战线,波司登、七匹狼、九牧王、美邦服饰、达芙妮等品牌年内关店都在百家以上。有观点称,服装行业已经进入了关店“新常态”。看来,无论从宏观消费数据还是微观企业状况观察,服装行业面临的“行情”都不太好。  华尚观察:“坏行情”背后的挑战与动力  面对不好的“行情”,服装企业在忙什么?又该如何面对挑战?  首先要认清一个事实,不单单服装行业有倒闭潮,今年各行各业或多或少都有“倒闭潮”的影子,钢铁、电子、陶瓷、纸媒甚至新兴行业P2P、O2O都有不少企业倒闭或关门。倒闭原因不一而足,一般来说,传统企业倒闭是因为旧的发展模式跟不上时代的步伐,来不及转身,而新兴行业市场格局不稳定,不少企业烧不起钱,成为行业发展必经阶段的“炮灰”和稍纵即逝的“泡沫”。  “一将功成万骨枯”,行业格局走向明朗的过程中,行业寡头的崛起的背后,有着无数倒下的企业,这是一个优胜劣汰的过程,非常正常。而现阶段宏观经济的放缓以及国家经济转型的要求,进一步加速和放大了这个过程。可以预计,至少未来几年,包括服装行业在内的传统行业仍有不少企业会倒下,而且越靠近制造端、体量小的企业风险系数越高,倒闭的可能性越大。  另外,观察上市服装企业目前的业绩表现,差者有之,而业绩复苏或者持续增长亦不在少数。而像休闲、运动服饰这些前几年陷入高库存陷阱、大批关店的行业,已经有企业开始复苏增长,而体育、童装、内衣等细分行业的火热投资表明,服装行业仍是一个充满动能的行业。倒闭和淘汰的另一面,是行业发展结构调整和行业空间不断拓展,这个过程和宏观消费市场的变迁和国家经济转型升级的步伐是一致的,亦是行业不断整合和企业两极分化的过程。  看看行业今年此起彼伏的兼并合作事件以及范围愈加广泛的多元化动作便可窥见一斑。最近的事件是,雅戈尔开始进军新能源,朗姿股份又投了化妆品,海宁皮城进入康复领域……这或可称之为“多元化潮”?引用一句俗套的话说,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好的时代,服装行业的发展,永远不会只是单面。

据国家统计局消息,今年11月,我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27937亿元,同比名义增长11.2%(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11.0%,以下除特殊说明外均为名义增长)。其中,服装鞋帽、针纺织品为1382亿元,同比增长9.9%;1~11月,服装鞋帽、针纺织品零售累计11953亿元,同比增长10.1%。2015年1~11月份,全国网上零售额34526亿元,同比增长34.5%。其中,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28869亿元,增长33.0%。其中,吃、穿和用类商品分别增长41.7%、23.5%和36.9%。

冬装销售火热 李建林/摄“店里到货新款很多,有羊绒大衣、羽绒服、毛衣,快来选哦!”昨天,在金华商城开服装店的老板娘燕子在微信朋友圈转发了货品信息,很多顾客立即上来点评询货问价。“趁眼下的旺季,我每周都要跑一趟杭州或者上海进货,新品到店就被抢购了。”燕子告诉记者,换季之前因为生意冷清,她最多一个月出门进一次货,有一段时间,她店也懒得守,干脆出去旅游度假。“生意真的很难做,钱难赚啊。”燕子感叹说。北方雪南方雨,入冬之后全国多地气温一路下降,这给“看天吃饭”的服装销售行业提供了“天时”条件。随着气温不断下降,市民纷纷到服装市场选购秋冬装,换季服装进入销售旺季。加之“双11”、“双12”的年终大促推动下,服装零售市场燃起了“冬天里的一把火”,厂商紧紧抓住机会,以去库存、售新款来扳回今年的弱局势。从统计数据看,今年,我市消费需求保持增长态势,服装、鞋帽、针纺织品类消费也实现了增长。据统计,今年1~10月,我市消费品市场总体保持低速向上增长的态势,全市实现限上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584.38亿元,同比增长5.2%,增幅比去年同期回落5.7个百分点,但比上半年提高了3.2个百分点,比三季度提高了0.9个百分点,增速居全省第8位。其中,限额以上批零行业增速下降,各类商品销售冷热不均。今年1~10月,我市限额以上批发零售业累计零售总额为566.74亿元,同比增幅5.3%,增幅比去年同期回落5.8个百分点。服装、鞋帽、针纺织品类累计零售额为40.09亿元,同比增长8.3%。服装销售迎来年末“小阳春”昨天,尽管不是节假日,市区各大商场、金华商城等服装店铺内依然挤满了前来购物的市民,不少店铺都挂出了“急招营业员”的广告牌。“这两天客流少些了,‘双12’那天真是顾客盈门啊。”在永盛购物广场,某品牌服装店营业员告诉记者,比起前一段时间,现在生意好多了。“从国庆节后,我们就备齐了货物,近期一些畅销款还供不应求,一度缺货,只得不停地联系厂家尽快补货。”市区银泰城等商场一些店铺负责人对记者说。“考虑到眼下一直到春节前都是旺季,客流增大,我们打算临时多聘用几名营业员,增加点人手。”永盛购物广场一家女装店店主说。记者看到,天气转冷之后,不少店铺都摆上了毛呢大衣、羊毛衫、羊绒衫等冬季服饰,有的店铺甚至挂起了各种貂皮大衣,羽绒服则是各个店铺都有。受网购冲击等因素影响,今年新上市冬装价格与去年基本持平。一家女装店内,记者遇到正在试衣服的邵女士,她看中了一款羊绒大衣,是店里的新款。“相比秋装,冬装穿的时间长,价格也高很多。”邵女士告诉记者,试穿的这件羊绒大衣售价1600元,这个价格还是能接受的。据介绍,今年流行的羊绒大衣市场上售价在800~5000元,羽绒服价格在300~2000元,品牌不同、面料不同,因而价格相差比较大,但是与往年相比,今年冬装整体价格不高,由于服装行业持续多年的“寒冬”,高利润时代已一去不复返了。对于年末的这波“小阳春”,市区的服装经销商还是乐开了怀。“春秋装时间短,夏装用料少,一年的行情就看冬装了,像去年碰上暖冬,一年就基本没戏了。”燕子说,好在今年老天还“给力”,又下雨又降温,让服装生意好了不少。为了和网店比拼,各家服装店的价格定位也都不高。“现在顾客都会网购,如果我们价格标高了,一比较,顾客肯定跑了,钱越来越难赚了。”一些服装经营户表示,这点“小阳春”生意,还是网上店家的“自相残杀”留下的。他们告诉记者,今年“双11”、“双12”期间,网店销售额爆棚,但是退货率也居高不下,加上快递滞留等为消费者诟病,使得一部分消费者放弃了拥挤的网购。别看生意好大多是赔本赚吆喝生意难做钱难赚,是整个服装零售行业从业人员的普遍感受。“别看我店里客人多,其实没赚什么钱。”昨天,市区宾虹路一家童装店,店里店外挤满了选购服装鞋帽的顾客,老板娘徐女士还是眉头紧锁,向记者叹起了苦经:她开的是童装专卖店,所销售的品牌童装全场打7折,进货价加运费、人工等成本一算,摊在每件衣服上的成本价也要挂牌价的5折左右,而且拿到这个价格还得完成品牌商年度50万元销售额的目标。“50万元真的很难完成,马上一年又过去了,今年一年又没什么花头。”徐女士说,因为实体店生意不好,尽管房东将店面租金从20万元降到了10万元,她也感觉很艰难,可以说近三年她没赚到过钱,基本上也就维持着不关店门而已。她对记者说,品牌服装价格高买的顾客相对较少,为了吸引人气,她也常常到杭州四季青市场上批发一些货,在店里搭售一下。“生意一年一年做,衣服的价格越卖越低了。”徐女士苦笑着摇头,与前几年相比,现在只能是微利甚至零利润。服装价格越卖越低,不止是实体店店家,网上店铺业主也深有同感。线上服装市场的争夺越来越呈现白热化趋势。近两年来,传统服饰品牌纷纷开始转做线上生意,入驻各大电商平台建官方网店。在电商渠道推动下,传统服装品牌也在调整布局策略,一方面,许多原本只在一线城市最繁华地段开店的国际品牌,将深入中国三、四线城市,而另一方面,一些诞生于线上的互联网服饰品牌反其道而行之,已开始摩拳擦掌抢占线下市场,实现线上线下互动。在业内人士看来, 随着关店潮的到来,线下实体店铺的租金成本也有所下降,而消费者也有着多种购物方式的选择,能够灵活运用线上和线下两种销售渠道,实现线上线下的连接,不论何时何地都能满足购物需求。价格难抬头服装市场陷入“寒冬”内需不足出口下行,因而服装进出口平均单价都有所下调。国际市场需求减少成为服装出口订单量减少、金额下降的主要原因,全球服装市场一起陷入“寒冬”。据海关总署的统计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我国累计出口服装及衣着附件金额为7965.68亿元,累计比去年同期减少6.6%。今年前三季度,我国累计出口织物服装金额为6612.12亿元,累计比去年同期减少7.2%。服装产品出口订单数量明显减少,尤其是大额订单数量下降幅度较明显。从服装生产企业来看,今年以来,国际市场对服装商品的需求有所下降,市场购买力不断减弱,而另一方面服装出口企业生产成本、劳动力成本不断上涨,企业经营负担很重。“服装价格难抬头,一个原因是行业低迷,还有一个原因是进口品牌服装连续降价。”业内人士表示,今年6月1日,我国刚刚降低部分服装、鞋靴、护肤品、纸尿裤等日用消费品的进口关税税率,平均降幅超过50%。时隔半年,国家财政部又发布消息称,自2016年1月1日起,我国将对进出口关税进行部分调整,将适度扩大日用消费品降税范围,以暂定税率方式,降低进口需求弹性较大的箱包、服装、围巾、毯子、太阳镜等商品的进口关税。近年来,国内国外奢侈品牌巨大差价,吸引我国消费者争相赶赴境外抢购,同样品牌的东西国内的价格要比国外其他国家高得多,使得海外购物或者代购盛行。因而在我国游客境外消费的分流下,国内奢侈品消费力减弱,这也是大牌服饰价格难抬头的原因之一。而接连的关税下调之后,香奈儿等奢侈品牌纷纷下调中国内地售价。明年1月1日进口服装、箱包等下调关税,将可能大幅抑制海外代购服务,从而促进国内消费,这或将开启奢侈品牌第二轮降价潮。市场还未回暖多元化消费需求将占主导“服装行业回暖尚需时日,预计明年维持弱复苏态势。”业内人士表示,今年,我国纺织服装行业发展情况不景气,预计明年国内需求增长仍维持在10%左右,出口需求缓慢回暖。经过3年多时间的调整,服装行业需求零售终端仍未明显好转,但趋势向上拐点已经确立。一些服装企业积极转型,在北京冬奥会申办成功刺激下,体育用品消费正当时,运动休闲服饰进入“准运动、时尚潮”的新阶段。通过优化终端销售、拓展电商渠道,海澜之家等少数服装企业实现了利润增长,但七匹狼、朗姿股份、卡奴迪路等企业业绩持续下滑,原因主要是订单减少、零售无回升等。“所以,现在说服装业回暖,还为时尚早。”中国服装协会副会长王茁近期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据了解,此次国内服装业的低迷开始于2011年,销量连续多年增长的运动服装首次出现了下滑。以李宁为例,数据显示,2010年该公司销售额为94.79亿元,2011年下降到81.65亿元。此后4年间,下滑趋势逐步蔓延到休闲装、男装、女装等领域,我国服装行业整体步入低谷。在实体加盟店模式制约服装企业发展的同时,网络品牌和国外品牌也开始争夺国内服装市场,ZARA、优衣库等国外时尚品牌先后进入中国,并且采用直营模式,在迎合消费者需求的同时牢牢占据了部分市场。业内人士认为,服装业低迷,表明了国内服装市场饱和的问题比较突出。在饱和的市场中寻求细分行业,也是服装企业的选择。具有高性价比的海澜之家主攻男装中低端市场,森马则把童装业务的快速发展归为业绩增长的重要原因。美邦服饰推出时尚品牌APP“有范”,奥康国际则通过网络团购提高销量。此外,部分企业还将业务延伸至线上,实现服装业线下与线上联手。对于许多服装企业来说,目前线上渠道最大的作用是销售存货。多元化、个性化消费需求渐渐成为服装产业的发展主流,消费者占主导地位的特点日趋明确。提升消费者的品牌消费黏合度,抓住消费者的核心需求,不断提升消费者的体验感受,才能走得更好更远。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