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及江西企业家、企业高级管理人员,  2.大学城上原先规划好像是没有住宅用地的

作者:广告色剂    发布时间:2020-03-01 02:16    浏览:

[返回]

图片 1

三问规划局

图片 2当古典的骑楼穿上了现代的“广告服”又是另一番风情

图片 3

  1.小谷围岛是否作为一个大学城规划的?

图片 4广州的骑楼,不但诉说着广州的历史故事,还是这个城市一道独特的风景

江西企业家在认真听课

  2.大学城上原先规划好像是没有住宅用地的,现在却出现了住宅是怎么回事,是否改过规划?

图片 5

陈春花:集教授、企业家、作家于一体的传奇女性。曾任华南理工大学经济与贸易学院院长,同时兼任《北大商业评论》副主编,也是广州市政府决策咨询专家。她曾领军山东六和集团在两年里实现了营业额从28亿提升到75亿的骄人业绩,被业界尊称为“教授总裁”。

  3.如果原先规划就有,是否有住宅用地,这部分地块是为大学服务的住宅用地,还是完全商业的住宅用地?

南方都市报4月7日GA12版讯

 信息日报4月26日讯24日,传奇女性陈春花作客江西财智名家论坛,以《中国企业的下一个机会:成为价值型企业》为题,与北京大学EMBA高级研修班的学员,以及江西企业家、企业高级管理人员,面对面解读中国企业的下一个机会,共同探讨如何成为价值型企业。

  规划局回应

开篇语 骑楼、西关大屋、东山洋房……一座建筑讲述一个广州的故事和历史,本期开始推出经典建筑系列,让你读懂广州。

下一个机会是成为价值型企业

  目前老师住房比例确实较少,当时考虑分校进驻形式,很多老师在房改时已解决住房,大学城里面的公寓主要是吸引新的老师和学科高端人才。

  广州名片经典建筑系列总第139期候选名片138期骑楼

  在全球化的背景下,中国企业在完成了30年的快速成长之后,面临着新的问题:土地、劳动力、资源和政策优势的逐步减弱,这些无不要求企业转换成长模式。

  国土房管局回应

  提名辞

  陈春花认为,中国在过去的30年里经历了4个最重要的市场和产业变化:工业化-市场化-产业化-全球化。西方发达国家经历这4个阶段用了200年,而中国只用了30年。

  将利用小谷围上4条村改造预留用地建1万套公寓给老师。另外,大学城南部有建设限价房,考虑给符合政策的老师住。

  骑楼对于广州来说就好像北京的四合院、上海的小洋楼,都是一个城市的符号和印迹。它建筑上中西结合的特点,极好地体现了广州开放、灵活的城市精神。

  那么,江西企业如何转换成长模式?陈春花认为,江西企业的下一个机会是成为价值型企业。

  信息时报4月14日A6版讯(记者田桂丹朱小勇黄鹏孙婷婷实习生蚁苏)大学城地王频出,大部分老师买不起房只能走教,师生交流大受障碍。与此同时,大学城却被开发商用作噱头吸引了富人投资购房,今后小谷围上是否会出现开发商比大学都有名的现象?昨日广州市人大代表、华南理工大学教授葛洪义等发起此次人大会议首场询问会,向规划部门、国土房管部门和大学城管委会“发炮”,认为大学城正在走向“名不副实”,希望叫停大学城卖地。

  索引

价值型企业核心是“持续成长”

事由:高校成“高价盘”噱头

  1912年,当时的广州市政府进行“都市化”建设,道路改造是其中的重点,骑楼就是在这个时候开始大规模推广的。而“骑楼”这一名称,也是那时开始确定的,并且影响深远,全国其它省市修建的骑楼被后人称为———广东街,成为广州的文化标签。

  陈春花认为,价值型企业核心是“持续成长”。所谓价值型企业,陈春花将其定义为“能够面对不断变化的环境,并超越环境创造价值的企业”。

  2004年起10所高校入驻广州大学城后,学生逐年增多,但老师在大学城住下来的问题却一直未得到解决。华南理工大学、中山大学、广州大学三所院校的人大代表发起此次人大会议首场询问会,他们表示,大学城变成了一所“大学生城”——老师走教、学生卧读。按照规划,10所院校内有生活区作为师生宿舍用地,但实际上学生宿舍为主体,目前大部分学校都没建教师宿舍,仅将学生宿舍进行简陋改造,作为辅导员等教师的临时住地。

  唯心

  那么,企业如何保持持续的成长性?陈春花教授开出药方:“一个企业的成长性是由三件事情决定的:其一,顾客是否成长。如果不能让顾客成长,企业也没有机会成长。而顾客的成长需要企业帮助推动,否则也不可能成长。其二,员工是否成长,即员工的水平要提高。其三则是行业的成长。”

  然而去年以来,广州大学城频频拍出住宅“地王”让教师们更加忧心忡忡。发起首场询问会的广州市人大代表、华南理工大学教授葛洪义表示,目前存在一种情况,近期连续拍出地王:去年大学城拍出了9000多元/平方米的“地王”,原本楼面地价2000多元/平方米的大学时光楼盘,最高房价均价飙升到1.9万元/平方米,购房的主要是外来投资客。大学城老师们忧心忡忡:开发商借学校作为卖房广告,大学城成为开发商卖房的噱头。很担心开发商比大学都有名的现象,背离了大学城的初衷。

  一座不爱护自己历史的城市同样让人没有归属感

企业要给顾客一个购买的理由

代表:难道政府借大学城开发土地?

  一座没有历史的城市,容易让生活在城市里的人没有归属感。而鱼龙混杂的城市里:人们总是要赚钱,经济总是要发展。紧接而来的问题是:城市的历史为了生存总是得跟这座城市的经济发展做博弈和斗争,并以完败告终。对此人们会产生疑问:历史文化的保留是经济发展的绊脚石?为了经济必须强拆历史遗迹?

  对于众多企业感到困惑的问题——中国企业为什么走不远?陈春花认为,出现这一问题最根本的原因是很多企业是用管理的方式去行事,而不是以战略的方式去思考。战略解决企业未来的问题,管理解决企业目前的问题。

  参加询问会的人大代表们认为,原先大学城是以大学城的名义进行国家报批的。并且,用办教育的名义,听说以很低的价钱从农民手中征得土地,让农民搬离了原先的住房。但现在却将大学城住宅用地高价卖出做商业开发,换了一批有钱的外来人进入大学城居住。“难道政府是想借大学城来开发土地?大学城是否就只是个叫法而已,并不是名副其实的大学城。”

  有人说,此问题不是问题,三岁小孩都知道两者并不矛盾,国外很多国家的城市发展也早为我们作了示范。但现实中,关于广府骑楼的拆与不拆,维护与重建,所昭示的确实是一种让城市尴尬、让市民绝望的局面。所谓屡拆不鲜,这又是为什么?

  “企业应该树立价值增长的战略思维。”陈春花提醒江西企业家。那么,价值增长从哪里来呢?陈春花认为主要从3个方面来:

  葛洪义表示,目前大学城的学生和老师长期处于分离状态,广州市每个家庭的孩子都可能会到大学城学习,这是全市市民都要面临的问题,就是孩子们能在怎么样的环境里去完成学位。

  如果照此思路谈论下去,很容易把骑楼保护的问题扩大化,因为牵涉进来的人和事实在太多。在这里,当我们悲观地谈论骑楼保护只能像谈论毒奶粉、谈论问题疫苗一样,以一句“江湖太深”概括之。

  一是在战略上给顾客一个购买的理由;二是不断突破企业的边界;三是拥有终端。终端就是企业与顾客的接触点,企业要在这个点上作出战略性的安排。

  代表们建议,在大学城建非私有产权的房子,让教师们只要在大学城任教期间就可以租住。

  一百年前的旧社会,先后颁发了《广州市催迫业户建筑骑楼办法》、《本市新辟各马路承领骑楼地征费办法》,从而加快了广州骑楼建筑的兴建速度。一百年后,我们在为城市现代化进程中能保留点骑楼旧迹而独自窃喜。毫不夸张地说,这个关于城市历史文化保护问题与豆腐渣工程、食品安全问题一道,仿佛考验城市执政智慧的三座大山,年年谈,年年如是,直到众怒变为圈子趣闻,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江西要善于讲故事给大家一个联想

回应:将建万套教师租住公寓

  媒体称,荔湾区前不久发布将打造“广州骑楼第一街”的规划,无疑为广州骑楼的复兴打了一支强心针。在这里,我想还是不要高兴得过早,如果对待历史遗产的基本心态不彻底转变,一切都是空谈。或许多年以后,我们仍然只能这样痛心疾首,就像老爷爷跟自己的孙儿讲久远年代的抗日往事:

  陈春花提醒江西企业家,要重视企业品牌的建设。品牌最重要的特点是会讲故事。你如果不会讲故事,就很难将品牌做出来。

  广州市规划局有关人士表示,在17平方公里的小谷围上,高校用地有10平方公里,用地规划上是要按建设名副其实大学城来进行的。大学城规划中安排了一定的居住用地,大概有0.27平方公里。政府也很关注老师住房问题,10所学校里都有生活区和功能区,生活区里也安排了一定比例的老师和学生的宿舍。从目前情况看,安排老师住房比例确实是比较少。当时考虑是分校进驻形式,很多老师在房改时已解决了住房问题,大学城里面的公寓主要是为了吸引新的老师和学科高端人才来考虑的。

  那时候在骑楼底,孩子们弹棋、跳橡筋,成人叹茶乘凉、开铺做生意,过去广州没有高架桥,人们都站在骑楼下避雨……改革开放以后,骑楼首当其冲,后来保护不力,口号与行动严重不一致,人们对广府骑楼的描绘和想象只能借助图像和文字。

  陈春花谈到,一次她妈妈在报纸上看到这样一则广告:“如果你爱你的母亲,请她吃哈根达斯。”

  广州市国土房管局有关人士表示,已经制定了详细的方案,利用小谷围上的4条村庄改造预留了一部分用地来安排建设老师公寓,共可建设1万套公寓给老师。最后老师通过什么方式,是购买还是租,要按照现有的住房供应政策来定。同时在大学城南部——华南新城板块也有建设限价房,考虑解决符合政策范围内的老师住房问题。

  关于骑楼,时光一去永不回,往事只能回味。

  “于是我妈妈问我‘你是不是很爱我,那你没请我吃过哈根达斯。’我知道我妈妈说的时候,她不知道有哈根达斯这个东西。”后来,陈春花带着母亲买了一根哈根达斯,花掉了360块钱。陈春花告诉她母亲,因为它是国际著名品牌。“吃了那次之后,我母亲再也不吃哈根达斯了。可是自从她吃了之后,我们整个小区的人都知道她吃了哈根达斯,这就叫品牌。”陈春花提醒江西企业家,品牌一定是引发美好的联想的心里感觉。

  广州市国土房管局有关人士表示,大学城经营性用地是很少的,仅占2%。如果政府想要利用大学城赚钱,完全可以划多点土地进行出售。整个大学城共有14块可进行招拍挂的住宅用地,现在已卖出11块地,只剩下3块住宅地。

  一座不爱护自己历史的城市,同样让人没有归属感。

  “江西有很多的名人、名山,有很多的资源,所以江西一定要善于讲故事,给大家一个联想。”陈春花这样给在座的江西企业家支招如何做品牌。

  □陈坚盈

江西企业家要明白“和”的含义是融合

  现场传真

  “开放融合是今天最重要的价值取向。”陈春花提醒江西企业家,如果能够在企业文化上,做到开放融合,就有可能把自己的企业变成价值型。

  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广州最主要的商业地段,密密麻麻分布着59条骑楼街路段。它们以人民路和中山路为坐标轴,北至东风路,西至龙津路,南至同福路,东至东华路。

  陈春华认为,全球化的今天,应该懂得“和”的含义,“和”就是开放融合。“什么是真正的全球化,真正的全球化就是融入当地。”陈春花指出,在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江西企业家要有一个全球化思维。

  现在的广州城,骑楼没有那时多,但依然有蜚声海内外的上下九路、北京路步行街,还有广州人耳熟能详的长堤大马路、人民路等成街连片的骑楼,而且幸运的是,今天我们仍然能享受着不同建筑风格的骑楼。骑楼,始终是这座城市一道迷人独特的风景。

  陈春花语录

上下九骑楼传统与现代商业融合在一起

  ●资本从来都是锦上添花,而不会雪中送炭。因此,企业在困难时期应该寻找市场,而不应该是寻找资本。

  要说广州最出名的骑楼街,则非上下九莫属。这里有全广州最亮丽的骑楼,一幢接着一幢,屋顶仍然有以前的商号:何安记、济昌堂、安乐堂……外立面上,有纯欧式巴洛克风格的装饰,也有中式仿古的设计,更多的是中西结合的样式。或许是因为时至今日这些老字号仍风生水起的缘故,这几幢骑楼可用浓墨重彩来形容,外墙的装饰也走了一条民俗路线,八仙图、三星图、童子挑担……既充满了生活趣味,又寄托了美好愿望。据了解,这里的骑楼形成于1923年,成熟于上世纪骑楼风行广州的30年代。

  ●30年前,中国企业跨入世界,企业变大,世界变小;30年后,中国企业融入世界,企业变大,世界更大。

恩宁路骑楼恢复清末民初骑楼风情

  ●进入500强并不证明你的企业是好企业。

  下九路再往西走,就是恩宁路,而从路口开始,就可以感受到两条骑楼街之间截然不同的环境氛围:上下九热烈,恩宁路清淡。而这里,还有著名的八和会馆和詹天佑故居。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