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中国职业教育事业发展作出了突出贡献,这正是成思危一生的写照

作者:化工塑胶    发布时间:2020-03-23 15:50    浏览:

[返回]

  广州日报7月21日A4版讯 新华社北京7月20日电著名的经济学家和社会活动家,中国民主建国会和中华职业教育社的杰出领导人,中国共产党的亲密朋友,第九届、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中国民主建国会第六届、七届、八届中央委员会主席,中华职业教育社第八届、九届理事会理事长成思危同志,因病于2015年7月12日0时34分在北京逝世,享年80岁。

图片 1

羊城晚报7月13日A2版讯 上周,处在崩溃边缘的中国股市刚刚上演一出惊心动魄的绝地反击,化险为夷。却在周末,传来了有“中国风险投资之父”、“创业板之父”之称的著名经济学家成思危先生,因病与世长辞的消息。

  成思危同志,湖南湘乡人,1935年6月11日出生于北京,1937年随全家迁居香港。1951年回到祖国内地,在广州南方大学工人学院学习,后任广东省总工会组织部科员。1952年至1956年在华南工学院、华东化工学院无机物专业学习,毕业后历任沈阳化工研究院技术员,天津化工研究院技术员、专题组组长、研究室副主任,石油化工部石油化工科学研究院技术员,化学工业部科技局工程师。1981年至1984年在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学习,获工商管理硕士学位。1984年回国后,历任化学工业部科技局总工程师、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化学工业部科技研究总院副院长兼总工程师,化学工业部副总工程师兼科技研究总院总工程师。1994年5月任化学工业部副部长。1995年12月任民建中央副主席。1996年后,历任民建中央主席,中华职业教育社理事长,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副会长、名誉会长,全国台湾研究会会长,中国软科学研究会理事长,中国扶贫基金会名誉会长,中国拉丁美洲友好协会会长,中国国际交流协会副会长等职务。

中国教育报7月13日第4版讯

  成思危与广东也曾有过一段缘,说得一口流利的广东话。1951年,16岁的成思危怀揣着一颗报国心,从香港回到广州。随后,成思危进入南方大学学习,毕业后被分配至广东省总工会工作,1952年11月,17岁的成思危又进入华南理工大学前身华南工学院学习。

  成思危同志是第九届、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第七届、八届全国政协委员,在全国政协八届四次会议上被增选为常务委员。

“我毕生的抱负就是能为富国强民做点事。”这正是成思危一生的写照。

被誉为“创业板之父”

  成思危同志是中国共产党的亲密朋友。他从小在香港长大,积极要求进步,15岁时就秘密加入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1951年,他怀着满腔热忱,瞒着父母只身从香港回到内地,投身新中国的建设事业。1991年父亲去世,他放弃继承巨额遗产的机会,处理完后事立即从台湾返回大陆。在数十年奋斗历程中,无论是身处“文化大革命”逆境,还是在海外求学,他历经风雨矢志不移,从未动摇过跟着中国共产党走、毕生报效祖国的坚定信念,在参政议政和科学研究的不同岗位上,为社会主义事业贡献了全部精力和智慧。他始终把个人的命运与国家、民族的命运紧密联系在一起,在与中国共产党肝胆相照、合作共事的历程中,与中共中央领导同志建立了深厚的友谊,成为中国共产党值得信赖的挚友和诤友。

1935年,成思危出生于风声鹤唳中的北平,其父亲成舍我给他取名成思危,寓意“居安思危”,希望他不忘男儿肩负国家安危的责任。

  46岁才弃化工转学经济的成思危,在1998年全国政协九届一次会议上,代表民建中央提交了被人称为“一号提案”的《关于尽快发展我国风险投资事业的提案》。该提案引发了一场高科技产业新高潮,国内风险投资的热潮也由此掀起。

  成思危同志是中国民主建国会和中华职业教育社的杰出领导人。他带领民建和职教社围绕中心、服务大局,为坚持和发展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为中国职业教育事业发展作出了突出贡献。他积极发扬民建优良传统,把握时代脉搏,集中集体智慧,提出建设理论上清醒、政治上坚定、组织上巩固、制度上健全、充满活力的致力于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参政党,得到民建会员高度认同,树立起民建在新的历史时期继续开拓前进的目标。他团结带领民建各级组织和全体会员,认真履行参政党职责,围绕国家政治经济和社会发展,积极参政议政。1998年全国政协九届一次会议上,他代表民建中央提交的《关于尽快发展我国风险投资事业的提案》,被全国政协列为“一号提案”,在社会上引起巨大反响,掀开了中国风险投资大发展的序幕,他也被誉为“中国风险投资之父”。在他领导下,民建创立中国风险投资论坛和中国非公有制经济发展论坛,成立中华思源工程扶贫基金会,为支持我国非公有制经济发展、支持老少边穷地区扶贫济困和支援抗震救灾作出了重要贡献。他领导民建的10多年,是民建团结奋进、务实创新、蓬勃发展的重要时期,在民建光辉史册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章。他优秀的领导才能,渊博而精深的学识,高尚的道德情操,鲜明的人格魅力,在民建全会树立了崇高威望,赢得了民建会员的由衷敬佩和爱戴。成思危同志长期担任中华职业教育社理事长,十分重视中国特色职业教育理论研究创新工作,许多观点和建议得到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和采纳。他推动成立中华职业教育社专家委员会,研究职业教育与民办教育的热点难点问题,围绕职业教育的改革和发展积极建言献策。他大力推动实施温暖工程,开展“百县百万农民培训计划”,受到中共中央领导同志的高度评价。他高度重视对外联络工作,推动中华职业教育社成为联合国非政府组织,对国内外及海峡两岸职业教育交流工作给予大力支持。在他带领下,中华职业教育社已经成为推进我国职业教育事业发展的一支重要力量,发挥着重要作用。

16岁时,成思危就只身由香港回到内地参加新中国建设。在他看来,“经济只能保证我们的今天,科技能保证我们的明天,只有教育才能确保我们的后天”。

  成思危一再强调,风险投资的重点领域应当是高技术领域,支持的重点阶段应是创业阶段。

  成思危同志是具有广泛影响的社会活动家。他担任全国人大常委会领导职务多年,以对国家对人民高度负责的精神,认真履行宪法和法律赋予的职责,积极参与立法、监督等各方面工作,为坚持和完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推进社会主义民主法制建设作出了积极贡献。他积极参与宪法和其他有关法律的制定和修改,深入研究和思考人大立法工作,提出了人大立法要注意系统性、公正性、科学性和渐进性。他多次率领全国人大常委会执法检查组,就义务教育法、专利法、证券法等法律实施情况赴河南、北京、辽宁、上海等地开展执法检查,特别注重提高人大监督的针对性、实效性。他多年担任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和全国台湾研究会领导职务,积极推动两岸经贸和文化交流,为祖国和平统一大业尽心竭力。他利用到香港访问和学术交流的机会,介绍内地经济形势,殷切希望香港各界人士贯彻基本法,坚持爱国爱港立场,支持行政长官和特区政府依法施政,积极维护香港的繁荣稳定。2008年从领导岗位退下来后,他仍然关注国家改革和发展,积极拥护中共中央治国理政的新思想新举措,多次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中国经济论坛等重要场合发表主旨演说,为中国经济的健康发展鼓与呼。

“慷慨陈词岂能皆如人意,鞠躬尽瘁但求无愧我心”是成思危的座右铭。

  对此,他提出了中国发展风险投资事业的“三步走”战略:首先是建立风险投资公司,为国内外投资者提供咨询与服务管理;第二步是建立风险投资基金,并制定相应的法规及管理办法,从国内外吸收资金;第三步是建立包括二板市场在内的风险投资体系。

  成思危同志是我国化工战线的知名专家,在化工科研领域辛勤耕耘数十载,为我国化工产业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他早年开展硼矿加工和无机盐领域研究,编译出版了《硼酸、硼砂及硼肥的制造》等多部著作,许多研究成果填补了我国硼资源研究、开发、利用的空白。他长期从事化工科研和管理工作,对中国知识产权保护与农药产业发展对策进行深入研究,并领导建立了化工经济信息系统,负责开展的磷资源开发系统研究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和化工部科技进步一等奖。他还担任了北京化工学院、天津大学、华东化工学院等多所高校兼职教授及硕士研究生导师,为国家培养了大批化工人才。

如今,这位八旬的长者,带着岁月的沧桑离开了我们。

  2004年6月,深圳中小企业板正式开盘,迈出了“三步走”战略中的一步;2009年10月23日创业板开板仪式正式举行。至此,成思危提出的风险投资事业从一纸文书,经过10年酝酿,已变成一颗鲜活的种子在中国大地上落地生根。

  成思危同志是享誉海内外的著名经济学家。他广泛涉猎、深入研究管理科学和经济问题。特别是进入21世纪以来,他致力于研究中国改革与发展问题,努力探索阐释虚拟经济的特点与发展规律,积极推动风险投资在中国的发展。在他积极倡导下,成立了中国风险投资有限公司和中国风险投资研究院。他还担任了中国科学院大学管理学院院长、华东理工大学名誉校长,以及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等国内知名院校特聘教授和博士生导师,并被聘任为世界经济论坛中国事务顾问委员会主席和国际金融论坛主席。他通过深入调研,多次就股市健康发展、全球金融危机及对策、青藏铁路后续工作、管好用好外汇储备、廉租房建设等方面提出意见建议,受到中共中央领导同志的重视和高度评价,为中共中央科学决策提供了重要参考。多年来,他笔耕不辍,出版了《中国经济改革与发展研究》、《成思危论金融改革》、《成思危论风险投资》等专著10多部,主编《中国改革与发展问题应急研究丛书》等多种书籍,发表论文300余篇,在国内外经济界享有崇高声誉。

转变:人生中三个命运转折点

  由于成思危为我国新兴的风险投资业做出奠基性贡献,业内人士亲切地称他为“中国风险投资之父”和“创业板之父”。

  成思危同志热爱祖国、追求进步,朝乾夕惕、勤政廉洁,光明磊落、谦虚好学,严于律己、宽厚待人。他的一生,是爱国奋斗的一生,是努力拼搏的一生,是为振兴中华、强国富民竭诚奉献的一生。他对国家和人民无限忠诚,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充满信心。他的高尚品德和无私奉献的精神永远值得我们钦佩和学习。

  成思危的一生有3个转折点:第一个转折点是16岁的时候,他从香港回到内地,走上了报国之路。第二个转折点是1981年,在化工业已颇有建树的成思危到美国学习管理学。第三个转折点是1995年,已近60岁的他,在孙起孟老先生动员下参加了民建,从此走上了从政的道路。

心系广东“腾笼换鸟”

成思危是成家5个孩子中的独子,父亲成舍我是杰出的报人,母亲萧宗让曾留学法国,书香门第的他自幼便接受中国传统文化的教育。“由于我出生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父亲是北大中文系的,母亲也是留法学文学的,所以从小对文学就很有兴趣,从小我就非常佩服那些既有文学修养,又能够做大事业的古人。”成思危说。

  64年前,一心报国的成思危响应中央号召,从第二故乡香港回到祖国大陆,第一个落脚点便在广州,广州南方大学工人学院、广东省总工会组织科、华南工学院,均记录着年轻的成思危成长的足迹。虽然成思危在广东学习、工作时间不足5年,但他一直关心着广东的发展,近两年更为广东的发展支了不少招。1952年11月,17岁的成思危作为广东省总工会调干生,考入华南工学院化工系学习,后转到华东化工学院。

1948年底,成思危随父亲举家搬迁到香港,1951年,年仅16岁的成思危做出了人生第一个重要选择,“抛弃优越的家庭生活,回到了祖国”。他的学生龙文问告诉记者:“从此,他就和家人分隔两地,但是成先生一直认为自己应当成为新中国建设的参与者。”

  2013年9月,中国(上海)自由贸易示范区获批,让改革开放以来习惯于喝“头啖汤”的广东人感到了危机。2013年年底,成思危出现在深圳举行的“前海论坛”上,并对深圳前海提出忠告,“金融的大政策是国家的,我们不能去改变,但是可以做好准备,前海有可能作为今后自由贸易区的一个点,是要提前做好准备的。”

1952年11月,17岁的成思危作为广东省总工会调干生,考入华南工学院化工系学习,后转到华东化工学院。

  2014年4月,成思危又受广东省总工会之邀,出席广东职工大讲堂。在谈及广东发展现状时,成思危提到,广东现在遇到的问题是产业转型升级。

2005年,成思危来到母校华南理工大学。他对母校民族建筑保留得如此完整感到非常欣慰。在致远石前留影时,成思危触景生情,回忆起早在学生时代就立下的报国志向,随口吟起了“淡泊以明志,宁静以致远”的名句。

  “腾笼换鸟计划,也就是产业转型升级,是广东迫切需要推动的工作。现在要做的是,用先进技术改造传统产业,提高劳动生产率;另外是发展新能源产业、现代服务业、文化产业,这是未来的重要发展方向。”

这句话对成思危影响深远。他曾给自己立下3条规矩:每天坚持学习两个小时,每天坚持写一篇读书笔记,每月写一篇文章。即使后来成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他都没有打破这个规矩。

  此后,成思危还马不停蹄赶赴深圳腾讯公司,调研互联网金融项目。

成思危毕业后被分配到沈阳化工研究院,他满怀抱负地投入到“向科学进军”的祖国建设高潮中。

正当成思危雄心勃勃要干一番事业时,“文革”开始了,戴着“出身于官僚资产阶级家庭”帽子的成思危,被下放成为一名锅炉工。

然而让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是,成思危将他的第一份工作——烧锅炉干得有声有色,还编了一本书《锅炉学》。

“顺境时不懈怠,逆境时不沉沦”,这是成思危对自己学生的教诲,也是他的做人信条,正是这样一种心态支撑他走出了“文革”的逆境。

“文革”结束后,成思危做了他人生第二个重要决定——去美国读书。当时已在化工界小有名气的他,改行学了工商管理。

放弃化工,当年在朋友们看来,成思危这是另起炉灶从零开始,并非明智之举。然而,成思危认定了的事,就一定会坚持下去。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