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大医疗器械企业纷纷用收购手段来实现企业扩张,共享科研

作者:仪器仪表    发布时间:2020-03-01 14:25    浏览:

[返回]

中国化工仪器网 名企动态】仪器企业在各自领域风生水起之后,想要拓展业务的时候该怎么做呢?除了设立新部门,招兵买马,还可以利用并购手段实现迅速扩张。同时并购也是仪器企业获得技术以及新鲜血液的好办法,如何合理的利用并购壮大自身,值得所有仪器企业思考,下面笔者将进行2017年仪器企业大手笔案例盘点,从这些仪器名企的动作中或许我们可以悟到什么? 一、碧迪医疗将240亿美元以收购巴德医疗 2017年4月24日,碧迪医疗宣布将通过现金加股票交易形式以240亿美元的架构收购巴德医疗科技公司。根据两家公司2016年报,碧迪全年销售额为124.83亿美元,巴德全年实现营收37.14亿美元。若收购顺利达成,二者销售额将达到161.97亿美元。这个数字足以跻身全球医械大佬TOP5行列,并超过西门子。 在生物医疗技术发展的浪潮下,各大医疗器械企业纷纷用收购手段来实现企业扩张,并确保自身在日后的医疗器械市场中获取更多的利益。而且企业并购的倾向也不再是小型的创新企业,而是医疗器械领域中具备优势的巨头。 二、赛默飞宣布完成对 Patheon72亿美元收购 2017年5月份,赛默飞世尔宣布已同意以每股35美元的现金价格购买位于北卡罗来纳州达勒姆的Patheon,该公司向制药和生物制药公司提供药物开发和交付解决方案。2017年8月29日,赛默飞世尔科技宣布已经以72亿美元完成了对医药合同定制研发生产企业Patheon的收购。 赛默飞在生物制药领域动作频频,此次跨界收购Patheon是为了全球CDMO市场布局。如今的国际仪器产业竞争愈发激烈,不断有新公司、新技术冲击着老牌科技巨头的市场地位,虽然各大巨头仍保持着市场份额上的巨大优势,但仍然在积极布局全球竭力保持自身在未来市场上的高竞争力。而赛默飞动作迅速利落的完成了对Patheon的收购,也显示了赛默飞对CDMO技术的重视。 三、艾默生31.5亿美元收购滨特尔旗下阀门和控制业务 4月28日,艾默生宣布以31.5亿美元收购滨特尔旗下阀门和控制业务已经正式完成。艾默生董事长兼执行官David N. Farr先生表示:“这项投资使我们能够继续在全球自动化领域发展,扩大我们在化工、电力、炼油、油气等关键服务市场的地位。” 作为老牌仪器设备制造企业艾默生始终致力于为客户提供全球技术解决方案,如今大手笔以31.5亿美元收购滨特尔旗下阀门和控制业务展现了艾默生在自动化领域发展野心,相信这笔收购将给艾默生保持化工、电力、炼油服务市场的地位带来帮助。 四、飞利浦21.6亿美金收购Spectranetics 2017年8月9日,飞利浦宣布已完成对美国微创手术医疗设备制造商Spectranetics的收购,且自即日起Spectranetics的业绩并入飞利浦的图像引导治疗业务。而此时距6月28日,飞利浦宣布,将以19亿欧元(约合21.6亿美元)收购美国微创手术医疗设备制造商Spectranetics Corp,不到2月! 飞利浦在短短的一周内,耗费30亿美金两次出手收购,让我们看到了老牌名企对新技术的渴求,对前沿技术的重视。大部分大型跨国企业在发展的过程中都经历了多次并购,对于这些企业来说,并购是获得新技术,消除竞争对手,为自身发展注入新鲜血液的好方法。 五、是德科技收购仪表企业Ixia 收购价16亿美元 2017年2月6日,通信测试仪表领导厂商是德科技发布消息将收购知名测试仪表厂商Ixia,收购价为16亿美元现金。 该项收购已经得到双方董事会批准,预计在2017年10月份完成。这一价格相比Ixia2016年12月1日收市价格溢价45%,显示出市场对这一业务前景的看好。 是德科技公司的业务起源于美国惠普公司,是惠普公司电子测量集团1999年经重组成为安捷伦科技、2014年再次分拆上市而成立的一家高科技跨国公司。而Ixia作为融合型网络及应用性能测试解决方案提供商为网络制造商、服务提供商、企业和政府机构提供测试解决方案,相信二者的强强联合将发挥出1+1大于2的力量。 六、珀金埃尔默13亿美元收购欧蒙医学 2017年6月19日,珀金埃尔默(PerkinElmer)宣布,公司已经签订了收购欧蒙医学实验诊断(EUROIMMUN Medical Laboratory Diagnostics)股份公司的终协议。根据协议内容,珀金埃尔默将获得欧蒙100%的股权。基于所有已发行股份,交易的总购买价格约为13亿美元现金。 珀金埃尔默在生命科学、光电子学和分析仪器领域都有着不俗的建树。如今,全球医疗市场利好,欧蒙医学在医疗领域的一系列技术能很好的契合珀金埃尔默的医疗领域布局,相信这次收购也将让珀金埃尔默在生命科学领域更进一步。 七、赛莱默以3.97亿美元收购Pure公司 Xylem公司近日宣布,已达成一项终协议,以每股9.00美元的现金收购Pure公司的所有发行股和流通股,即企业价值5.09亿加元,约合3.97亿美元。Pure公司董事会一致通过这项事项,并建议Pure公司的股东投票支持。 通过并购是仪器企业获得技术以及新鲜血液的好办法,从赛莱默以3.97亿美元收购Pure公司中我们可以看出老牌仪器名企独特的并购眼光以及对市场发展趋势的准确判断,相信此次收购定能助力赛莱默在全球水处理市场的发展。 八、赛多利斯耗资3.2亿美元收购Essen BioScience公司 作为生物制药和实验室技术的合作伙伴,赛多利斯于2017年3月3日签署了一份收购美国Essen BioScience公司的协议。赛多利斯将耗资3.2亿美元收购Essen BioScience。在过去几年间,Essen BioScience已实现了两位数的高额增长,2017年销售额预计约6000万美元,盈利能力维持在较高水平。 在高科技行业大型的科技企业总是通过收购来获得自身需要的关键技术,此次赛多利斯收购Essen BioScience让赛多利斯在免疫肿瘤学、抗体开发和干细胞研究等多个方面获得Essen公司的关键技术,将为赛多利斯的持续成长提供动力。 九、日立高新技术8000万英镑收购牛津仪器工业分析部 2017年7月,日立高新技术集团以8000万英镑市价收购了牛津仪器工业分析业务。并且,牛津仪器工业分析部纳入日立高新技术后,成立了一家新的跨国公司——日立分析仪器,隶属于日立高新技术集团。 为了应对日新月异的技术革新和需求的多样化,以达成事业的全球化,日立高新技术集团不断研发新技术新产品,还在不断引入新的人才,通过收购开展新领域的业务。此次牛津仪器工业分析部的收购,定能开拓日立在工业分析领域的市场,提升日立企业实力和竞争力。未来日立同牛津仪器的企业合作和文化融合还将延续下去,共同造就国际仪器大亨地位。 十、海默科技4.57亿人民币收购思坦仪器 新三板挂牌企业思坦仪器(832801.OC)9月28日发布收购报告书,公司57.19%的股权将被上市公司海默科技(300084.SZ)以4.57亿元收购。收购完成后,海默科技对思坦仪器的持股增加至85.01%,成为其控股股东。 知名仪器仪表企业都或多或少地有着并购的案例,如何合理利用优势壮大自身,值得我国仪器仪表行业思考。在以先进技术为基石的行业大环境中,仪器仪表企业不但要注重科技与时代进步,合理的并购也必不可少,相信未来国产仪器企业的大手笔并购也将会越来越多。 时光飞逝,2017年已然过去了,在过去的一年里我们看遍了仪器圈名企们的大手笔并购和新品发布、企业合作的动态。2017年是仪器行业利好的一年,也是收获满满的一年,那些大手笔的并购数字让我们在惊叹之余也多了一些思考,看懂了这些仪器名企的动作或许会对仪器圈2018年的发展有更大的把握,而笔者也期待着在2018能够有更大手笔的并购金额面世,彰显仪器企业的雄厚实力。 编辑点评 仪器企业通过并购从而获得技术以及新鲜血液,从老牌仪器名企的并购之路上我们可以看出老牌仪器名企独特的并购眼光以及对市场发展趋势的准确判断。如今,在经历了2017年的并购浪潮之后,仪器名企们是会偃旗息鼓还是会掀起新的一轮并购狂潮呢?我们拭目以待。 2017仪器名企十大并购案例)

中国化工仪器网 本网视点】在我国,仪器仪表行业虽然起步较晚,但经历了二十余年的摸爬滚打,市场规模在不断扩大,市场格局也在悄然发生改变。伴随着改革开放步伐的不断加快,大量“洋品牌”也逐步进入我国仪器仪表市场,凭借技术的垄断和优异的产品质量,在中国市场备受青睐,同时也大面积挤压了国产仪器的生存空间。 带来生机的鲶鱼效应 的鲶鱼效应是刺激企业活跃起来投入到市场竞争中的激励机制,同时也是刺激行业发展的一个手段。挪威人爱吃活的沙丁鱼,但沙丁鱼在运输的过程中大多因窒息而死。有一位渔夫将一条以鱼为主要食物的鲶鱼放进了鱼槽,使得沙丁鱼四处游动,保证了沙丁鱼的存活。 对于中国仪器市场来说,进口仪器的进入就相当于是混入沙丁鱼内的鲶鱼。多年来,为了保护和推动国产仪器的发展与进步,国家不断出台政策扶持仪器仪表行业的发展,鼓励国产仪器的出口,保护国产仪器在国内市场的份额。在仪器行业有一个非常的案例,2015年,“农业部重点实验室建设项目仪器设备统一招标采购”公告显示,总采购金额是2.8亿人民币,其中国产仪器设备只占2.2%。成都质检院采购1142万仪器设备,100%采购进口产品。这两个例子常常被业内人士拿来调侃国产仪器现阶段面临的处境。 对于科研人员来说,时间非常宝贵,在一个项目上耽误太多的时间就意味着已经跟不上行业内科技发展水平。因此,灵敏度、度、稳定性等性能作为科学仪器工作中的重要指标,科研人员不会去浪费太多的时间去对仪器进行测评。因此,宁愿花大价钱去购买进口仪器,也不愿意将实验的时间浪费在技术可能不成熟、质量或许不过关的国产仪器之上。 千百年来,中国的瓷器、丝绸、茶叶、粮食等产品永远都是出口世界的,没有任何国家的产品能够与我们相媲美。但近几百年来,闭关锁国的政策让中国落后于世界,“洋货”一次又一次的将国货甩在了身后。虽然近年来国内科学仪器行业飞速发展,在技术层面与外国产品的差距也越来越小,但是细看屡受排挤的国产仪器,究其原因,怕不是技术而是市场。 速度决定市场,实践也决定市场 多年前,施一公先生回国任清华大学生科院院长之时,购置了当时世界上新的美国FEI公司生产的300KeV“Titan”型号冷冻电镜,也是亚洲台冷冻电镜。不久,清华又购置两台Titan型号冷冻电镜。至此,清华大学共拥有7台电镜。到目前为止,说起亚洲的冷冻电镜,都会想起清华大学,都会记得施一公这个“个吃螃蟹的人”。 改革开放以来三十多年间,中国的发展速度令世界为之侧目,但中国制造的质量却依然是国内产品中一大诟病之一。近年来国产仪器不断加强创新,不断推出新的产品,试图用技术撕掉这个贴在国产仪器身上的标签,但效果却不敢恭维。 从起步阶段就已经落后于国外仪器的国产仪器,加之从前生产技术的薄弱,“产品质量差”这一个贴在国产仪器身上的标签越来越难撕下来。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国产仪器要真正的突出重围,突破可靠性这一扼制中国制造业发展的瓶颈,应用验证或许是好的钥匙。 2017年12月28日,在国产检测仪器设备质量提升与应用推广会上,中国出入境检验检疫协会王新会长表示:“要实现中国制造的大国向中国制造的强国迈进,离不开国产检测仪器设备的质量提升,这就需要我们做一些事情来验证、评价、提高国产仪器的质量。”早在2013年,北京出入境检验检疫局与北京市科委共同创建首都科技条件平台检测与认证领域中心,开启了国产仪器设备验证与综合评价服务的勇敢尝试。致力于推动国产科研仪器从创新成果走向市场的“后一公里”,实现了工作内容由“创新端”向“市场端”的拓展。 创新,是近年来非常热的一个词汇,不论是仪器仪表行业还是其他行业,都将创新捧上了神坛。创新成果如何应用于实际?如何让创新成果真正实现为市场服务?这都是被忽略的问题,但又是非常现实的问题。现阶段,我国仪器仪表行业的科研水平并不落后于世界,但要真正实现国产仪器的逆袭,重点是要让市场重塑国产仪器仪表的形象。

中国化工仪器网 本网视点】共享,近年来非常热门的一个词,共享单车、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等等越来越多的共享经济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之中。潮水退去,留下的才是真材实料。随着共享大潮的逐步褪去,共享似乎成为了城市的负担,共享单车堆积如山无人管理,共享雨伞风吹雨淋无人问津,至此,共享经济的泡沫和弊端逐步凸显出来。共享大潮过去之后,留下的就只剩下了“共享残骸”。 同样的,前些年不温不火的大型科研仪器的共享近年来也逐步走上了台面,走进了越来越多高校、科研院所和企业的视野之中。和共享单车、共享汽车等共享经济相比较,大型科研仪器的共享还较为传统,相比较于其他共享经济呈现出的泡沫态势,大型科学仪器的共享工作的大幕才刚刚拉开。 上世纪末,我国就已经在逐步加大在科研领域的投入,新世纪初期,就已经有部分高校和科研院所看到了大型精密科研仪器的闲置问题。到了2010年,国家也发现硬件投入无法获得投入产出比,造成仪器使用领域的“贫富两极分化”。2014年,国务院颁布了国发[2014]70号文《关于国家重大科研基础设施和大型科研仪器向社会开发的意见》,提倡科研资源共享。2017年9月,科技部、发展改革委、财政部三部门共同研究制定了《国家重大科研基础设施和大型科研仪器开放共享管理办法》,10月,三部门再次联合印发的《“十三五”国家科技创新基地与条件保障能力建设专项规划》,要求全面推进科技资源开放共享和利用。至此,大型科学仪器的“共享大战”拉开了序幕。 从中央到地方,从政策的不断出台到各地大型仪器共享平台的建立,仪器的共享正在一步步的走入正轨。从各地局部的共享到全国成片的连起来,科研仪器的共享在理想中或许是一个宏伟的事业。但这看似宏伟的事业难度却颇大。不论是高校还是科研院所“单位或个人所有制”的封闭形式依然存在,迟缓了仪器共享的步伐。对于大型科研仪器来说,所有权属于高校或者科研院所,而使用权和管理权却属于具体的课题组。但即便如此,各地的大型仪器共享平台依然相继推出。 2017年末通过验收的“中国科学院仪器设备共享管理平台V3.0系统”上线大型仪器设备达到8000余台套,价值超过110亿元人民币,是国内的“规模之”。但目前注册的四万多用户之中,中科院之外的人员也不过10%而已。中科院一心只为科研,大型仪器共享平台的上线自然不是为了赚钱,但即便是为了科研,利益,依然是可能导致仪器共享腹死胎中的重要原因。而这里的利益,不仅仅是钱,更多的也许是科研成果的归属。 实际上,多数科研机构和地方政府都倾向利用项目资金使用倾斜和个人职称评定加分等方式激励机构和个人参与“共享科研”,也起到一定的作用。不过要从体制机制上做到全面推动和保障,则必须考虑市场化的运作方式。 利用“互联网+”搭建的科研仪器共享平台是将用户链接起来的一个接口。对于政府来讲,大大削减了在仪器采购方面的支出;对于仪器所有者来说,让空闲的仪器重新“活”起来;对于企业来说,借用这个平台进一步宣传自己的仪器,形成自己的品牌影响力。 大型科研仪器的共享对于整个仪器仪表行业来说无疑是利好的,但是作为正处于起步阶段的共享经济,如何避免步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等共享行业的后尘,不仅仅是所有高校、科研院所和相关企业要考虑的问题,同时也是相关政府部门要深思熟虑的问题。毕竟,大型科研仪器共享的社会价值远远高于经济价值,对于我国科研事业的发展将会起到巨大的推动作用。但共享科研还要跨越传统科研体制、激励机制、共享理念等鸿沟,而这绝非一朝一夕。

搜索